生活就像海洋,只有意志坚强的人才他妈会被淹死。

#AC#迷失 第一章(中长篇,二代背景,无cp)  

标题:迷失


警告:无配对,主要角色为艾吉奥,背景为二代威尼斯共和国。单纯烧脑文(主要是作者脑子被烧得差不多了。)


配乐:Assassin's Creed II-Dream of Venice


故事梗概:

在寻找到真相前,任何人都不能完全相信。艾吉奥永远都不会忘记这条道理。

这条浸没在他家人尚未干透的血泊中的道理。

他迷失在寻找真相的路上。


作者的话:感谢克洛为这一章提出的建议和作出的修改。没有她的帮助,就不会有这篇文现在的模样。感谢阿烟对我的鼓励,以及我的雪球球提出的建议。



【正文】

虽然市集的鱼腥气仍残留在主河道上方,但令人欣慰地是,足量,或者说过量的雨水确实令威尼斯空气变得湿润清新不少。偶尔闪现的人影匆匆走过,在雨伞的遮盖下看不清他们表情,淹没在雨声之中。灰色空旷的街道上无人把守——卫兵们似乎相信,如此的滂沱大雨之中不会再有人制造事端——因而在这被雨幕笼罩的水上国度内,仅剩下雨滴击打瓷砖的声音、摇曳在每一栋建筑内微弱的烛光,以及一个奔跑在雨中的刺客和他的脚步声。

艾吉奥低着头,大滴的水珠顺着兜帽尖端滑落,沿着他的脖颈处的发尖一路淌下,最后滴入敞开的衣领内。他的里衣被冰冷的雨水浸透,此刻正紧贴着他因奔跑而上下剧烈起伏的胸膛,湿滑又拖沓地蹭着皮肤;但刺客毫不在意,因为他早就失去了对寒冷的感知。艾吉奥几乎无法喘气,然而他的脚步不曾停下。靴根带起的泥泞飞溅在因吸了水而垂在身侧的披风上,红色的布料失去了往日鲜艳的色泽。他随手抹去脸颊上的水,然而更多的雨水随着大风落在面上,甚至滴入眼中影响视线,令他感到十分烦躁。

可是此时此刻,艾吉奥根本无暇顾及自己狼狈的外表。

安东尼奥不见了,而艾吉奥根本想不起自己上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

安东尼奥作为盗贼的首领,可以称为艾吉奥在威尼斯最主要的信息来源,因此他们一直保持两天,甚至于一天见一次面的频率,以此来确保艾吉奥暗杀名单上的名字能消失得更为迅速。所以,在这空白的一个月之中,艾吉奥一定见过安东尼奥至少一面。

艾吉奥相信,他这位朋友的突然消失必定与他的失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或许现在就定义为“失忆”太过于仓促,但艾吉奥不得不承认,他清晰地记得两人在一个月前曾为了商讨暗杀总督的事情短暂会过面,交流了进入总督府的几种可能,但之后的记忆便如同被一把锐利的匕首截下一段般,诡异地不见了——直到今天早晨他遇见罗萨时才意识到这一点。



“你知道,我这段时间都和乌戈在威尼斯的另一面跟踪一个红衣主教,直到前天才回到总部。我们想把最近的情报都告诉安东尼奥,可现在他不见了。”威尼斯女盗贼的眉头紧紧地皱起,她的表情就像尚未落雨,乌云翻滚的天空一样阴沉。“我以为你会清楚。”

“我……”艾吉奥张了张嘴,不知如何回答。直到那一刻,他才意识到自己完全想不起上一次同安东尼奥见面的日子。一瞬间,他的额头两侧蓦地涨痛起来,血管中突然加快的液流一下下轰击着太阳穴,各种各样的想法伴随着震惊接踵涌入脑中。

罗萨两手交叠在胸前,投向艾吉奥的目光似乎带着责备,还有更多的是不安……她的意图实在是再明显不过,只是头脑昏沉的艾吉奥暂时无暇顾及。很久,他才逐渐恢复回来,注意到面前女人的视线。他握紧拳,勉强笑了笑。

“我……马上就去调查,一有消息就回到总部告诉你。还有,罗萨,”他收起脸上的笑容,低头看向落在脚边的零星雨珠,将表情掩在兜帽的阴影之下。“不要把他失踪的消息再告诉其他的盗贼。”

在寻找到真相前,任何人都不能完全相信。

艾吉奥永远都不会忘记这条道理。

这条浸没在他家人尚未干透的血泊中的道理。

罗萨神情复杂地点了点头,黑色的瞳孔直直地盯着艾吉奥。“你从刚才起……就看起来不太对劲。”

他没有回答。

之后他们在小雨中又谈了些细枝末节的事情,遗憾的是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发现。尽管平时艾吉奥很乐意为这朵威尼斯玫瑰腾出些时间来调会儿情,但此刻他几乎没有心情再听她多说一个字。女盗贼见艾吉奥看起来心事重重,再加上失踪一事令她的心情同样十分沉重,在回忆完所有信息后,她便识趣地同艾吉奥告别,身影转瞬融入街道上来往的人群之中。

罗萨走后,艾吉奥站在逐渐大起的雨势中,试图理清他混乱的思路,直到街边的卫兵高声呼喊提醒人们暴风雨即将来临,他才不得不离开这条已路人寥寥的大街。

调查在大雨的阻挠下并不顺利,人们待在家中,卫兵留在总督府内;艾吉奥甚至没有什么可以询问的对象。他犹豫了片刻,决定去他的老朋友那里躲会雨,顺便用前日还未喝完的半瓶葡萄酒让自己暂时远离烦恼。再把自己失忆的这件事和他一起讨论一下,或许聪明如他,能够得到一些结论。

这也是为什么此时此刻,他奔跑在雨中的原因。



一刻钟后,画家用力合上门,将肆虐的暴雨留给屋外空旷的大街。房间内壁炉带来的暖意令乍到的艾吉奥忍不住打了个颤。在火光的照耀下,他看见贴着身的衣服表面腾起一层淡淡的水雾,麻木苍白的指尖也恢复了些许血色。

“艾吉奥,快坐下!再一次见到你真让我开心。能让你在这糟糕的天气中造访的是新的密函?还是磨损的武器?”

艾吉奥朝张开双臂的友人摇了摇头,活动一下逐渐恢复知觉的双手,指向仍旧在滴水的衣服。

“看望朋友还需要理由么?”他回过身,将湿重的披风和护肩挂在壁炉旁的衣架上。见到莱昂纳多总是能令艾吉奥的心情变好一些…至少不会变得更差。“你一定不想浑身湿透吧,恩?或许这个拥抱可以留到明天我离开的时候。”

画家大笑一声。“不管怎样,先给我检验一下你的袖剑。”他接过刺客递来的袖剑,举到眼前。

“好吧…让我看看。恩…保养得还算不错……不过凹槽里侧有不少凝结的血渍,弹簧也有些松了。”他看了从厨房回到工作间,手中多了个酒瓶的艾吉奥一眼。“以后擦去血迹的时候,记得把边缘也擦干净。”

艾吉奥坐回桌边,点了点头, 给两只高脚杯倒满酒。他盯着酒杯中逐渐停止晃荡的暗红色液体,沉默一会突然开口。

“莱昂纳多,昨天有谁来你家作客么?”

“没有。怎么?”被提问的人头也不回地答道。他专心于手中的袖剑,因此没有看到向他提问的人脸上阴沉的表情。

艾吉奥呷了一小口葡萄酒,此时口中的液体尝起来无比酸涩。

刚才去厨房时,他发现前日自己留下那半瓶酒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这瓶自己刚开封的酒。

也就是说,莱昂纳多昨天用剩下的那大半瓶酒招待过其他人一一以莱昂纳多的酒量,不可能独自一人喝完还表现得如此正常。

他向自己隐瞒了一位来访的客人。

“我只是怕有圣殿的人找你麻烦。”艾吉奥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将剩余的酒一饮而尽。尽管他很愿意相信他的老朋友,但目前看来,莱昂纳多也多少显得可疑。不管怎么样,他失忆的问题不能再和莱昂纳多去说了。明天一早他就得离开,继续去寻找安东尼奥和他消失的那段记忆。

艾吉奥只是没想到,连莱昂纳多都变得不再值得信任。那么他还能再信任谁呢?



【第一章完】

这篇文大概四五章左右,有一个番外吧。大概一个月一更新。
还有,我真的没有爬墙,只是最近又掉进了半年前爬出来的法医秦明坑。













评论
热度(26)